华美橡塑

翟文斌讲述在峨眉山为小平做饭的往事

  原标题:翟文斌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在峨眉山为小平做饭的往事 要不再上一个菜? 小平说“不用了”

  8月5日上午,峨眉山景区两河口。一家饭店临河茶廊里,64岁的翟文斌一边轻饮细酌,一边给徒子徒孙们讲当年的事。当讲到给做饭时,翟文斌激动起来,“只有四菜一汤,是我做过的很普通的一顿饭,也是我一生中最骄傲的一顿饭。”1980年7月5日,76岁的携夫人卓琳、女儿邓楠、邓林等一行人第二次视察峨眉山。当晚,一行留宿万年寺,尚不满30岁的厨师翟文斌为他们做了晚饭和次日的早饭。

  尽管只有四菜一汤,却让翟文斌想了一夜,直到第二天一早,上面通知说来人是。“我一下就踏实了。小平同志是四川老乡,这还有什么不好办的?”在脑海里过了上百遍的菜肴,几乎瞬间就完成了组合:怪味胡豆、雪魔芋烧鸭、莴笋大蒜烧鳝段、咸菜回锅肉和石磨豆花汤。

  曾两次视察峨眉山,一次是1965年11 月,一次是1980 年 7 月 。第一次视察,为数不多的亲历者已很难寻找。即便是第二次视察,翟文斌也是不多的重要亲历者之一。在峨眉山市、峨眉山景区管委会的文献中,都记载了他当年为掌厨的经历。

  8月的四川盆地,犹如一个巨大的蒸笼,峨眉山是为数不多的清凉之所。联系上翟文斌时,他正在峨眉山景区两河口的一家饭店内。“徒弟请我来避暑,要过一段时间才回家。”翟文斌的家在峨眉城区,到两河口只有10多公里,8月5日,记者驱车来到两河口的这家饭店。“你看这个豆花蘸水,加点藿香会更香。这个红烧鱼,老嫩很合适了,这点很不容易。”正是午饭时分,几位徒孙做了一桌菜来孝敬师爷爷,翟文斌则趁机指着满桌菜肴给大家谈起了经验。

  “直到上面通知说来人是,我一下就踏实了。小平同志是四川老乡,这还有什么不好办的?”

  第二次视察峨眉山时,翟文斌是峨眉山管理局报国寺管理站副站长。“我是厨师出身,一旦有重要客人,90%都是我挽起袖子下厨房。”翟文斌记得,是1980年7月5日来的,“当时没说是谁,我们也习惯了不问。”

  “上面指定了四菜一汤。”大致定下一个调子,首先要有峨眉山地方特色,然后是尽量做得素一点。

  领导能吃辣吗?喜欢软一点,还是脆一点?……尽管只有四菜一汤,却让翟文斌想了一夜,直到第二天一早,上面通知说来人是。“我一下就踏实了。小平同志是四川老乡,这还有什么不好办的?”在脑海里过了上百遍的菜肴,几乎瞬间就完成了组合:怪味胡豆、雪魔芋烧鸭、莴笋大蒜烧鳝段、咸菜回锅肉和石磨豆花汤。

  为什么选这几道菜?翟文斌有自己的理由:雪魔芋是峨眉山特产,雪魔芋烧鸭极具地方特色;石磨豆花同样是地方特产,且蛋白质含量很高;咸菜回锅肉是川菜经典,能让客人感觉亲切;莴笋大蒜烧鳝段是他的拿手菜,在峨眉一带小有名气;怪味胡豆则最能体现手艺,让本来很硬的胡豆松软化渣,让76岁的老人也能轻松品尝。

  菜谱定下后,翟文斌和工作人员开始准备食材。那时山上还没有自来水,食用的都是净化后的山泉水。为了确保水源安全,翟文斌用了个土办法,提前一晚在水缸里放了一条鱼,到了第二天鱼儿依然活跃,说明水源可以放心使用。

  “5点钟左右,外面传来声音,小平同志来了。”厨房就在万年寺大门旁,翟文斌赶紧站到厨房门口,正好看见一名老人拾阶而上,“他精神看上去很饱满,穿一件圆领短白汗衫,青布裤管挽在膝盖上。”当时尚不满30岁的翟文斌一时恍惚,“这就是中央首长?分明就是慈祥的邻家老爷爷。”

  下午5点半,到房间简单休整后,一行下来吃晚饭。“六七个人,就坐在厨房旁的一间小屋里。”四菜一汤很快上齐,外加一碟泡的生姜、红椒和笋子。见吃饭的人不少,四菜一汤不一定够,翟文斌等人请示,“要不再上一个菜?”“但工作人员很快传话,小平同志说不用了。”翟文斌回忆,这顿饭只吃了约半小时,一行就回房休息了。当事人

  “办事情要有登山不止的精神。这句话振聋发聩,一直牢记在我心里。”翟文斌说。

  1950年11月出生的翟文斌,是峨眉山市罗目镇人。因为家庭贫困,他只读到小学毕业,就没有再读了。到了1965年,峨眉县饮食服务公司招一批合同工,15岁的翟文斌到公司旗下公私合营的“天一家饭店”当了学徒。后来,又先后到国营峨眉饭店、峨眉文管所等处工作。1978年,又到报国寺管理站任副站长兼伙食团团长。

  此时,尽管只有28岁,但翟文斌的厨艺已小有名气。翟文斌说,除了做7月5日的晚饭,他还为一行做了7月6日的早餐,煮玉米棒子、烙玉米饼配上瓤辣椒、泡菜等小菜,简单却让客人们吃得津津有味。不久后,翟文斌读到了的讲话,“办事情要有登山不止的精神。这句话振聋发聩,一直牢记在我心里。”他将“登山精神”用在工作中,一步一个脚印。1983年,翟文斌转为干部。1991年,被调往成都峨眉山饭店,1999年提拔为副总经理,“我一个小学生,能走到这一步,我很满足。”

  “后来我收徒弟,最看重的是人品,对徒子徒孙的教育上,不仅传授他们厨艺,还要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。”

  翟文斌:客观来说,是很普通的一顿饭,只有简单的四菜一汤,而且都是家常菜。对我而言,是很难忘的一段经历,让我至今感到骄傲。我们管理局内部进行了总结,分管接待的领导向我竖起大拇指说:“首长说这些菜做得不错,是真正的四川味”。

  翟文斌(笑):就是一个邻家老爷爷。他登到万年寺时,我离他只有几米远,他穿着很普通的白汗衫,裤管挽到了膝盖上,一点架子都没有,感觉离我们很近。

  翟文斌:他的“登山精神”让我一生受益。在峨眉山工作期间,除了为小平同志掌厨,我还参与接待过张爱萍、方毅、、等人,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其中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做事先做人。所以,后来我收徒弟,最看重的是人品。(讲述者 翟文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