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美橡塑

应急指挥中心的三天三夜 灯火里留下一双双熬红的眼

  一场暴雪,给小朋友造出了一个童话世界,那撒欢的样子又多了几分可爱;一场暴雪,一度让“推车族”刷屏,有人帮推出租车,有人推起大公交,那卖力的样子着实让人感动;一场暴雪,让路面白茫茫一片,但除雪设备及工具,却始终在运行与挥扬。

  暴雪考验的不只是城市除雪能力,还有应急保障工作。11月10日,沈阳晚报、沈报全媒体记者走进沈阳市应急指挥中心,暴雪中水电气的供应,突发现场的救援,安全隐患的排除……一次次的应急调度与部署便从这里开始。在这里,市应急局数十人通宵忙碌,12家联勤单位人员驻守。当沿街所有的灯光暗淡,这里却依然通明,脚步匆忙。而那不灭的灯火里,留下的则是一双双熬红的眼。

  今年47岁的王季胜作为应急预案处负责人,一直忙于应急救援及现场处置。与他说话时,他的双眼时不时会用力紧闭一下。他说:“困啊,这样能好点吧。”连续3天,他没有回家。他说,这不是什么英雄故事,这是特殊时期应急人的日常。

  11月7日上午,指挥中心接到报告,按照局领导要求,某公司厂房发生坍塌,有人员被困。此时刚刚处置完一处现场的他,立刻转场驱车赶往新的现场。“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,边开车边协调属地应急、消防、公安以及重型装备企业等,听取消防救援方案。”王季胜说,当救援人员和大型装备抵达现场后,大家再次确定了安全救援方案,随后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救援。

  风卷着雪花,很快将路面铺了厚厚一层白。王季胜驾车返程中,一辆大车横穿过来,他赶紧打死方向盘避让,随后近一半车身便悬在了边沟上。王季胜称,当时自己着实缓了一阵。马路上,白雪中,缓过神的他赶紧猛地扒拉着轮胎周围的雪,随后又找来一块破板助力。按他的形容,“脚拢手抠”半个小时,终于将车慢慢“归位”,继续奔赴在路上,回归应急岗位,整装等待下一次现场救援。

  他表情轻松地讲着这段“自我救援”的窘况,而在记者看来,那是一位应急人奔赴的故事,那是白雪中最动人的画面。

  11月7日一早,刘畅将4岁的儿子送了出去,“这种特殊天气,不回家是常态。”将孩子送到父母家后,刘畅就来到了应急指挥中心,之后再没出过这栋楼。

  作为市应急指挥中心四级调研员,40岁的刘畅每天的工作听起来非常繁琐。每隔3小时,就要汇总一遍信息,而这些信息有34项内容,涉及47家应急成员单位。“每一次汇总后,可能又会赶上一些突发事件,那就闲不下来。”刘畅说,3天来,自己的睡眠都是按分钟计时的,睡在椅子上成了常态。眼下,他的血压上来了,头时不时会疼,有时候干脆就靠在墙边眯一会。“后半夜最难熬,感觉眼皮都睁不开了,就一次次用冷水洗脸来提神。”刘畅的眼睛布满了血丝,看着让人心疼。

  11月9日20时许,刘畅的儿子发来视频。这是俩人分开后的第一次对话。孩子的第一句话就是“爸爸,你啥时候接我?”刘畅简单安慰了几句后,孩子又叮嘱他“注意身体”。那晚,孩子最开心的是在视频里看到了爸爸,还有那些忙碌的叔叔们。殊不知,这些人的坚守背后都有一个无暇顾及的家。而他们,只为更多人的生活团圆无恙。

  “雪下这么大,但我还没线日,汪璐嘉不经意间说了这样一句话。这种诗一般的描述,让人为之动容。自11月7日以来,作为市应急管理局综合处负责人,汪璐嘉所看的雪,除了指挥中心内大屏幕的除雪画面,就是靠在窗边短暂休息时的俯望。他没出过应急指挥中心,也没摸过户外的落雪。

  “我们主要负责整个应对期间的方案、通知等,一天下来可能得写几万字,而且需要多次征调材料及修改。”42岁的汪璐嘉说。尽管没涉及现场的应急救援、事故处理等,但他们每天都要接收全市上报来的各类信息,眼睛在看、耳朵在听,脑子也要记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全面掌握信息并及时形成材料。

  为了让处里的人员可以轮休,他将同事分成两个班,而自己则24小时驻守在指挥中心。“每天都不怎么睡觉,有时候得空能休息个十分二十分的。”他说,自己在办公室备足了咖啡,但没有带到应急指挥中心,现在就是靠一种毅力在坚持。战胜了困顿,却还要经受眼睛的一次次抗议。面对干眼症,汪璐嘉一次次以滴眼药水的方式缓解。3天里,半瓶眼药水都被滴空了。11月10日,带着一双熬红的眼睛,他向同事开了口:“明天一定给我带瓶眼药水。”

  周剑今年54岁,是应急指挥中心主任。今年8月,他刚刚做了一个大手术。可短休了两周后,他的身影就出现在应急指挥中心,调度全市的防汛工作。眼下,这个还未养好身体的“病号”,三天三夜坚守在应急指挥中心,除了困顿,还要忍受刀口处时不时带来的肿胀感,而他只能以倚靠的方式缓解这种不适。

  “我要负责全市所有的突发事件,防汛、防火以及安全生产等调度工作,工作量较大。”周剑说,3天里,自己总计睡了10个小时左右。因为神经衰弱,感觉每次就好像是打了个盹,睡眠就是稀碎时刻的累计。实际上,按照此前发布的低温雨雪冰冻灾害三级应急响应,他们每两个小时就要对全市区县点调一次,每两个小时就要报一次信息。这样的工作强度,让这个“病号”没有一刻可以轻松地睡一会。

  每个人都在忙碌。在这场暴雪的应对中,市应急委还建立了督查考核机制。考核组负责人张红军也一直坚守在应急指挥中心,他表示:“我看到了这座城市应急指挥系统的高效运转。每个部门、每个成员都在以最快的效率、最佳的状态付出,我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太多的作用,因而也没有下达一个督办件。”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